DSC_4603.JPG

12月中的福山志工培訓,第一日晚上在餐廳用完晚餐,回宿舍歇息一會兒,準備再到行政中心上晚上的課程,這時下著毛毛細雨,不到十度的低溫,在行政中心前的草皮上,看到一群人手持手電筒不知在圍觀什麼,過去湊個熱鬧,原來是在觀察一隻小型的動物,有人說是白鼻心,我趕緊拿出相機拍了幾張,後來確認是鼬獾,一種小型的哺乳類動物

DSC_4602.JPG

鼬獾(Melogale moschata subaurantiaca)  ,在樣貌上和白鼻心有點相似,甚至曾被大量捕捉,被偽稱為白鼻心而販售,因為白鼻心是山產店很受歡迎的獵物。不過鼬獾在分類上是屬於貂科的動物,而白鼻心是屬於靈貓科。要分辨鼬獾和白鼻心,可看到照片中的鼬獾從頭頂到頸背有一條綜走的白毛,但是前額之間的白毛沒有連續(第一張照片),而白鼻心從鼻子到頭頂有一條明顯的白色連續縱紋

DSC_4568.JPG

另外,鼬獾的尾短而毛蓬鬆,尾尖為灰白色,而白鼻心尾長棒狀,尾尖為黑色毛

DSC_4592.JPG

鼬獾的鼻吻部較長,會像野豬一樣,將鼻子拱進土中聞嗅挖掘獵物

DSC_4578.JPG

鼬獾的嗅覺靈敏,擅長在黑暗中覓食,是標準的夜行性動物,所以一般人要見到牠的身影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到目前也只見過三次,第一次見到也是在福山的自然中心附近,當時夜晚散步時和牠擦身而過。第二次是在白天,往新寮瀑布的路上,不過是一隻死掉的鼬獾。而這次是第三次,也是看得最清楚的一次

DSC_4594.JPG

貂科的動物,在台灣還有黃喉貂、黃鼠狼和台灣小黃鼠狼等,這三種都是身手靈活,善於獵捕小型鳥類動物,黃喉貂甚至還能協力圍捕體型比牠們大的山羌

DSC_4607.JPG

但是反觀鼬獾,牠的身材段胖,不如黃喉貂和黃鼠狼流線的細長身形,所以鼬獾的動作較遲緩,比較擅長利用自己靈敏的嗅覺,挖掘出石縫、土中或枯葉下的食物,而這些食物多以小型的無脊椎動物為主,就如同我們在行政中心前發現的這隻鼬獾,為了填飽肚子,不斷地在草皮上翻找食物,在低溫濕冷的夜晚非常辛苦的覓食,對我們這一群在旁邊圍觀牠表演覓食秀的人不理不睬,完全沒有逃走的打算

DSC_4603.JPG

因為牠一直埋頭苦幹拼命挖掘,鮮少抬起頭來,所以這是我唯一一張照到牠正臉的照片

DSC_4610.JPG

明顯的看到尾部毛蓬鬆灰白色,跟白鼻心不同

DSC_4613.JPG

鼬獾的肛門腺會散發難聞的臭味,也被稱為「臭狸仔」

DSC_4618.JPG

經常在森林底層穿梭覓食,這次剛好跑到行政中心前的草皮上,讓我們看個過癮

 

DSC_4623.JPG

這就是我喜歡來福山住宿的原因,常常能見到一些平地不容易見到的夜行性動物

DSC_4624.JPG  

拍攝時間:2017年12月16日

拍攝地點:福山行政中心前草皮

 

10544787_911859878831523_8255782559112829542_n.jpg   

附上一張三年前(2014)七月份在前往新寮瀑布的道路上發現的鼬獾屍體,記得當時鼬獾感染狂犬病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,所以我也只敢下車看看,拍個照片,不敢去動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531 的頭像
Den531

Den的攝影空間

Den5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