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過年前去參觀了台北的四四南村,看了眷村影像展,也得知宜蘭許多的眷村即將拆遷,我的童年有一小部分曾在眷村玩耍過,對於眷村也存有一些感情,在2010年過年期間,邀了好友水蜻蜓一同參與眷村的影像紀錄,本來早在暑假就該發表,因故拖延到現在,總算將成果展現出來


第一站,我決定從童年的回憶開始---金陵一村。小時候住在博愛路的公寓,出了公寓的大門,對面就是金陵一村,當時就讀羅東國小,一些同學都住在眷村裡,我時常跑進眷村裡找同學玩。長大後發現,我跟公寓對面這條街的人還真有緣份,一位成了我的二舅媽,兩位是學校的工友,已退休的徐叔和關係匪淺的陳姊


想一想這個小時候的回憶,竟然是將近三十年前的事,羅東最近快速的發展,但是這裡好像時間從未前進過似的,還是跟以前一樣,沒有太大的改變


自從搬離博愛路的公寓之後,二十幾年沒有再踏入金陵一村,每踏一步,原本快要遺忘的回憶一一湧現


每個眷村都有所屬的單位,也都有自己的故事。金陵一村的居民,是隸屬於聯勤被服廠,民國三十八年(1949)夏,聯勤被服廠遷來羅東,在現在的開元市場建立金陵一村,後來因為興建開元市場,而遷到此地。至於為何取名為金陵,因為原本這個被服廠是位於南京,所以就取南京的古名「金陵」


牆上掛的滅火器,仔細觀察,發現也是聯勤製造的


小時候來眷村裡玩,是相當熱鬧有人氣的,走在巷子裡,聽到的是麻將聲、打小孩聲、收音機、電視等雜七雜八的,也不時聞到炒菜的香味,但時代改變,住在眷村裡人越來越少,雖然是過年,但也顯得冷清多了,不復以往熱鬧情景


看到這一幕,我忍不住眼眶濕潤,這是我以前同學爺爺的車子,以前這位爺爺用這台車子,靠著販賣米粉羹維生,每次這位爺爺見到我們,總會請我們吃一碗米粉羹,天啊~我依稀還記得那米粉羹的味道


這條兩米不到的小巷,汽車是無法進入的,不過,在民國五十幾年,要擁有汽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


過年期間,總能看到一些自製的香腸


金陵一村算是人氣還頗旺的眷村,但人口外流的現象不曾減少,畢竟,這些老舊的建築,許多已不符合現代人的需求


發現許多眷村的共同特色,家門口前幾乎都擺放著幾張椅子,記得小時候常看到許多老人家就坐在椅子上聊天


每家擺放的椅子都不同






民國五十三年遷來博愛路上的金陵一村,當時附近都還是稻田,那時的南門河也沒加蓋。後來南門河變成了南門路,附近的稻田也都該了樓房,過不久金陵一村也要拆了,好多的事物和回憶竟然是如此容易的被抹去


老舊生鏽的偉士牌機車


這裡二樓的陽台是互通的,鄰居之間串門子相當容易,後面新建的大樓,和老舊的建築成了強烈的對比


離開了金陵一村,我和水蜻蜓繼續前往第二個村落---篤行三村,當時上網查詢資料,沒想到這些隱身在市區裡的眷村,離我們這麼近,卻從未發現。篤行三村是陸軍單位的,由名稱應該可以猜得出來,位於羅東宴京大樓旁邊,沒有特別注意,很難發現


篤行三村跟金陵一村比起來,相當荒涼,說的更實際一點,有些住宅幾乎已成為廢墟,住戶相當的少


屋頂的破瓦、毀損的窗戶,在在顯示沒有人住的跡象


深「鎖」的大門


要是沒有看到這些晾出來的衣物,真的會以為篤行三村的住戶全部班光了


篤行三村很多建築都像這樣,人去樓空,變的相當的殘破。從此也可以看出當時居住環境有多狹小,一戶的空間可能時坪都不到,甚至更小更小








貼了這麼多張的郵務送達通知書,應該沒人住了




總算又看到一些人氣的跡象


製作酸菜和煙燻的爐子


被蕨類植物入侵




金陵一村是兩層樓,篤行三村都是一樓的平房








門口長滿了植物,根本無法進入


不知誰把丟棄的玻璃瓶排列成這般形狀


化龍一村,位於蘭城新月和宜蘭酒廠的對面,和金陵一村跟篤行三村比起來,算是高級的眷村,進來參觀時,有種門禁森嚴的感覺,碰到一位當地熱心的住戶,跟我們解釋這原來是軍中高階將官的宿舍,有些房舍都是日治時期所留下來的日式建築




跟前兩個居住環境狹小的眷村比起來,這有院子的房舍算是相當高級的,沒想到位於宜蘭市的鬧區,還有這麼隱密僻靜的地方


可惜許多日式房舍都還有人住,無法入內參觀


隔幾天後,天氣放晴了,第一次的眷村走訪由我規劃,第二次則由水蜻蜓帶路,先到無尾港附近的岳明新村。岳明新村的住戶是屬於大陳義胞,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稱,當時國民政府戰敗撤守台灣之後,大陸沿海還有許多島嶼有國軍駐守,因補給不易,一一被共軍拿下,而位於舟山群島的大陳列島,在民國44年,在美軍艦隊協助之下,全島軍民約一萬八千人全數撤離到台灣來,因為原來大陳島的居民大都是以捕魚維生,所以政府在將這些大陳義胞安置在全台各地靠海的村落,而岳明新村,也是其中之一


跟篤行三村一樣,許多原來的住戶早已搬離此地


岳明新村的街道看起來比較寬廣,但也是一樣感覺缺乏人氣


其實住在此地的大陳義胞已經不多了,許多都已搬離,有些房舍則是租給一些外勞或原住民,人口結構跟以前已經不同


歪斜的吉祥168號門牌






因為靠海邊,可以撿到許多的漂流木,很多空屋就拿來堆置這些漂流木


宜蘭市的復國巷,沒有水蜻蜓帶領,我也不知道個地方,每次走宜蘭泰山路往員山方向,過了南屏國小後,看到左手邊總有一些老人坐在大樹下乘涼聊天,每次經過都會注意到這個景象,卻沒想到這也是個眷村,但不是隸屬於任何單位的眷村,而是離開軍營退伍的老兵自己搭建的




復國巷是由南到北一條長長的巷子,後來上課聽老師解說,才知道,這條路,是日治時代,日軍從北機場將飛機推往南機場的一條路徑,因為有鋪設柏油,許多榮民就沿著路的兩旁搭建房舍,後來就成為現在的復國巷


現在已經難得見到的電視天線


復國巷跟金陵一村比較像,住戶還算不少,也可以看到狗


忘了說明一點,這些眷村另一個共同的特色,就是都沒有衛浴設備,這些眷村的旁邊,一定都有設置公廁。然而現在這個年代,家中沒有廁所是非常不方便的,很多住戶都已自己加蓋廁所


這種廁所好熟悉,國小時期用的就是這種廁所,沒有小便斗,而是一條溝槽


Oh My God!國小時上大號的廁所就是這種,當時打掃廁所是一件痛苦的事,必須自己拿水桶挑水來沖大便,從第一間一直沖倒最後一間,沒想到現在竟然還可以見到這種廁所,令人訝異






隱身於市區內的眷村,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踏入,雖然就在你家旁邊


三米寬的巷道,汽車一樣是無法入內的












老舊的眷村和後來新建的道路,高低有一大段的差距










凌雲新村,在宜蘭金六結營區旁,用名稱來猜,應該是空軍的單位


牆上有軍方的編號




緊鄰凌雲新村的蘭竹新村


雖然房舍一樣小,但屋子前房寬敞多了






看起來不是很好惹的小貓


後記:這些照片都是在今年二月份所拍攝,和水蜻蜓用了兩天的時間,走訪了七個地方所記錄的一些影像。當時最初的動機跟念頭,是在得知金陵一村即將拆遷才有的,兒時的一些回憶,好像慢慢的從這個世界上消逝,羅東國小的舊校舍、南門河、金陵一村,對我來說,都是相當重要的回憶,如今前兩項已消逝,只殘存在我腦裡變成模糊的記憶,最後希望留下眷村的一些影像,留下兒時的記憶(感謝水蜻蜓一同參與眷村影像紀錄活動)

也請各位務必點閱水蜻蜓更精彩的眷村影像紀錄: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waterdra/1221956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en5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