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初,天氣總算開始回暖,想想我的微距鏡也躺在防潮箱裡好幾個月不見天日了,也該出來曬曬太陽。今天選定了蘇澳聖湖的一處溪谷進行自然觀察,這個地點是我誤打誤撞找出來的,除了在地人,知道這個點的人應該不多,而且這條溪谷的自然生態也相當豐富,每次來幾乎都可以見到新的東西,目前是我最常來觀察的一個私秘地點


沿著溪旁的碎石子路,將車開到無法再深入的地方停下,一下車,就聽到巨大的嗡嗡聲,一隻肥大的蜜蜂從我面前飛到杜鵑花裡採蜜,不知道是花蜂還是熊蜂?看牠肥胖的體型,停在花朵上,花就整個下垂


鳳仙花上的甘藷龜金花蟲,平時在地瓜葉上很容易發現牠


在甘藷龜金花蟲的一旁上演著同類自相殘殺的畫面,一隻蠅虎捕食一隻斜紋貓蛛


當這隻蠅虎發現鏡頭靠近時,很緊張的轉過來,深怕我會搶走牠的「食物」似的




遠看好像是一隻螳螂的屍體,近看才知道是螳螂脫下的殼啊!


路旁大葉溲疏的花開的好茂盛




這些可愛的小白花吸引了許多昆蟲來覓食,上頭一隻青斑蝶已經停留了好久


這隻全身長滿了絨毛的應該是熊蜂吧!


跟凶狠的胡蜂比起來,這些熊蜂體型雖然大的嚇人,不過也可愛多了


這時又來了一隻紅邊黃小灰蝶,這也是低海拔山區常見的小灰蝶,顏色相當豔麗


每次到看紅邊黃小灰蝶,都會想起以前的飼養紀錄,那時養紅邊黃小灰蝶的幼蟲,結果養出一堆寄生蜂
詳情請見---養蝴蝶變蜜蜂─紅邊黃小灰蝶寄生事件


春天到了,也可以看到許多成雙成對的昆蟲,正在進行「傳宗接代」的大事呢!


不過好玩的是,這些昆蟲好像都是母的體型比較大居多


像這兩隻蚱蜢,看起來好像媽媽背著小孩,實際上牠門正在交配,背上那隻比較小的是公的


長相奇特的柄眼蠅也正在找對象






在野外進行自然觀察,若沒注意,常會弄的滿頭蜘蛛網,這些隱形的絲線,除了昆蟲外,我也常被騙啊!


剛好看到一隻蜘蛛正在結網,看牠動作俐落的在網上繞圈,真是高手!


等佈下天羅地網之後,就等著那些眼睛沒看清楚的昆蟲自投羅網




當那隻蜘蛛還在結網時,隔壁的已經在享用大餐了


這隻蜘蛛獵捕到的是一隻雙帶廣螢金花蟲,雖然體型比蜘蛛還大,但還不是乖乖就擒,為了防止牠逃脫,這隻蜘蛛還不斷地吐出絲線把牠纏得更緊


有時翻開地上的腐木,也會發現一些生物,像這隻蜚蠊(蟑螂)一見光,馬上就往土裡鑽




在野外看到蟑螂,給我的感覺就沒那麼討厭,若是在家裡看到,拖鞋就飛過去了,那還會拿著相機拍下牠的身影啊!


以前就曾發表過文章,在野外常常會看到許多蚱蜢,抱著植物而死去


這是不是牠們特殊的往生方式呢?


知道自己即將死亡,找一個地點---某棵植物上面,抱著植物的莖部,靜靜的死去


枯木上發現一堆小圓球,應該是某種甲蟲幼蟲的排遺吧!在自然界裡,任何東西都有其價值,樹木死去之後,會孕育出許多種甲蟲,而這些甲蟲的幼蟲啃蝕枯木,將這些枯木分解,成為土地可以利用的養分,然後土地在孕育出大樹,如此生生不息的循環著,如果沒有人類破壞的話


像是電影異形的怪東西,其實牠是某種金花蟲的幼蟲


我猜應該是這種二星龜金花蟲的幼蟲吧!


這次的首拍---大蝦殼椿象


某種燈蛾的幼蟲,好像皮草喔!


另人敬而遠之的毒蛾幼蟲,身上有許多毒刺,不小心碰到了會讓皮膚紅腫發癢,非常難受,我曾身受其害啊!


不知哪個傢伙把葉子咬一個缺口,像蓋棉被一樣把自己包住


常常可以看到被蟲啃食的葉片,卻找不出兇手


某種蛾類的幼蟲,把蕨類植物包的像是個圓球一樣,自己躲在裡面安全的成長,真是厲害的保護措施


菝栔的葉子被蟲啃到只剩葉脈


藍金花蟲


懸鉤子的花


懸鉤子的果實,記得好像可以吃,摘下來嚐嚐看,酸酸澀澀的


有著藍色金屬光澤的麗蠅


黑棘蟻


順著乾涸的河床往上游走,這裡豐富的自然生態令人著迷


溪床旁的草地上開滿了紫花霍香薊




飛行速度極快的青帶鳳蝶,藍色的NIKE標誌相當明顯


紅邊黃小灰蝶,這張是用廣角鏡拍的


某種弄蝶


拍昆蟲比較另人傷腦筋的是,常拍到許多圖鑑上查不到種類,因為昆蟲的種類實在太多了,圖鑑上能介紹的,只是昆蟲裡的一小部份而已


不知名的椿象


往溪流的上游走,終於發現有水的溪流


溪裡還可以找到螃蟹呢!


不過抓牠的代價就是被牠的螯夾了一下,真痛~


拍完照,放牠回去


你能輕易的找到牠嗎?


三隻小雨傘


倒下的筆筒樹


筆筒樹的根部是種植蘭花的材料


某種大蚊


枯木上常可以發現許多種蕈類


長得像是蝴蝶的帶鉚紋蛾


金盾龜金花蟲

這一趟觀察不知不覺就花了兩個多小時,拍了一百多張照片,不過,忘了帶環型閃光燈,當時天空陰陰的,光線不佳,所以拍起來的效果不是很好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en5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